选择分类

面对一根木棍,开枪前请三思

17-02-04
当代之声
微信号:iddnews
        光明网评论员:大年初一,陕西省蓝田县焦岱镇鲍旗寨村43岁的村民史增军手持木棍将村委会四层楼乱砸一通,民警鸣枪劝阻无效后,开枪击中史增军右大腿。据史增军自述,因生活困难,申请低保无果,又向村里索要独生子女费,可村干部不解释,也不给钱。一气之下,就把村委会给砸了。

        还好,史增军所受枪伤为贯通伤,未伤及骨骼。不过,饶是如此,处警民警开枪也引发了舆论的强烈质疑。史增军此前的行为对公共安全有无构成严重威胁?面对一个手持木棍的村民,处警民警为何不采取其他警械制服当事人?情况果真危急到必须开枪的程度了吗?

        根据蓝田县官方2月3日的通报表述:当时,“经多次大声警告无效,处警民警安某向窗外鸣枪示警后,史某某仍持木杠子欲袭民警和镇村干部,民警安某遂果断开枪击伤其右大腿”。尽管这一通报对现场的情况渲染得十分危急,但仍属于单方面说辞,经不起推敲。一位村民,一根木棍,无论表述的如何“穷凶极恶”,现实危害也实在有限。

        至少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这起事件仍属于村民个体泄愤的范畴。史增军打砸村委会,固然损坏了公物,妨碍了公共秩序,乃至是一种寻衅滋事的行为,但其本身并无伤人等主观意愿,客观上也没有对公共安全产生严重影响。若考虑到其到村委会“找事”的背景,或可视为是在有意引起上级的关注。就像他说的,“想让镇上领导来,给我评评理。”

        有鉴于此,处警民警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当然应该果断制止其破坏行为,但其所采用的执法方式却未必一定是“果断开枪”,而是应该首先采用警棍等其他警械。《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中规定,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应当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尽量减少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为原则。

        而在没有穷尽其他的执法方式之前,就率尔开枪,行为失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规定,“遇有拒捕、暴乱、越狱、抢夺枪支或者其他暴力行为的紧急情况”,民警才可以使用武器;而一般情况,“为制止严重违法犯罪活动的需要,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可以使用警械。”

        这实际上已经明确划定了警械与武器的适用范围与情境。即,先警械,实在不得已才开枪。若动不动就采取极端制止手段,显然是违法的。进一步讲,对于处警民警手中枪支的管理与使用,应该严格遵循相关规定,不得随意扩大范围,更不能失之于松、散。在开不开枪的问题上,并非没有共识,那就是在确保公共安全的前提下,严格规范管理武器使用。

        去年年底,公安部网站就人民警察法修订草案稿公开征求意见。修订草案稿新增了人民警察可使用武器的情形和限制使用武器的规定,引起舆论热议。可以肯定的是,细化了可以使用武器的情形,又明确了不得使用武器和停止使用武器的情形,既可以保障人权、防止权力滥用,又能保障民警依法用枪、有效打击违法犯罪。

        说到底,这实际上是一个感觉遭受到不公对待的农民,以一种破坏性的方式表达不满、期待引起注意的泄愤事件。其方式当然是错误的,行为也是极端的,然而,对于一个大过年的连年货都没有的底层农民而言,似乎应该有更多表达诉求的渠道。如此,既能减压,也有助于实现公平,并减少对社会的危害。而这些,靠开枪是解决不了的。

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来源:光明网   


相关阅读:
陕西一男子大年初一打砸村委会 被民警开枪击伤

        正月初一,43岁的史增军拿棍子将村委会四层楼乱砸一通,民警鸣枪劝阻无效后,开枪击中史增军右大腿。

        正在过年,他为何做出这样的过激行为?

        官方通报:
        男子手持木棍准备袭击劝阻他的民警等人

        正月初一上午10时30分许,蓝田县焦岱镇鲍旗寨村响起了两声枪声。在村委会办公楼内,手持木棍的史增军倒在地上,右腿流着鲜血。开枪的是焦岱镇派出所民警。此时村委会办公楼内一片狼藉,到处是打砸痕迹。

        “110转警称,鲍旗寨村有人闹事。”蓝田县公安局对外发布称,“民警现场看到村委会一至四楼均被打砸,窗户玻璃、办公桌椅、电脑空调等也一并被破坏。民警在4楼楼道发现史增军手持木棍,口头警告让其放下木棍,但他不听劝阻,甚至持棍准备袭击劝阻他的民警和村干部。民警拔枪向窗外射击鸣枪警告,未果后,开枪击中史增军右腿,随后拨打120,将史增军送往医院。”

        昨日,华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四层村委会大楼,多扇窗户玻璃破损。村民们称,事发时办公楼内没有其他人,听到里面打砸的声音没人敢去一看究竟。“最后镇上领导、民警来了才进去,看到是村里的史增军在砸东西。是民警开枪把他制止下来的。”多位目击者称当时听到了两声枪响。

        经医院检查,史增军受枪伤为贯通伤,未伤及骨骼。在处理完枪伤后,因情绪不稳定被院方要求转院,随后被送往蓝田县益康精神病医院救治。据了解,目前无鉴定报告证明史增军患精神疾病。

        当地政府:
        生活困难但不够申请低保条件

        是什么原因让一个43岁的成年男子,在大年初一这天拿着棍棒打砸村委会?蓝田县公安局称,仍在调查。昨日记者在鲍旗寨村走访时,了解到了一二。

        “増军是个可怜人,媳妇老早就跑了,父母也在几年前过世,他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一些村民告诉记者:“増军在西安打工,儿子平时留在村里一个人生活,在焦岱镇读高一”,“大过年的,谁家不是大鱼大肉的,可他们家什么都没买,就只有大白菜。听说孩子年三十的时候抱怨了两句,说怎么什么都没有。”

        昨日记者来到了史增军家中。三间房的二层楼是史增军父亲在世的时候盖起来的,屋内却一贫如洗,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家里用电的只有灯泡和年前史增军打工回来买的一台19寸电视机。

        “我平时和父亲睡在厨房,能稍微暖和一些”,史增军的儿子鹏鹏(化名)说。厨房的灶台旁就是两人的床。

        鹏鹏告诉记者,大年三十那天,中午和父亲吃了手擀面,三十晚上啥都没吃,“这几天,有时候去亲戚家吃饭,有时候自己做饭。”

        记者注意到,房子里看不到任何新置办的年货,地上放的一箱牛奶包装盒上落满了灰尘,没有拆开。鹏鹏只说是年前姑姑送来的,至于为什么没打开喝,他没回答。

        “他(史增军)比有些拿低保的人可怜,可自己申请低保没有申请上,见年前政府给低保户发慰问品,米面油还有现金六七样礼,估计是心里气不过。”一些村民议论。据当地政府称,史增军虽然生活困难,但毕竟在外打工,年收入超过低保标准,不符合低保条件。

        据记者了解,自2016年10月1日起,全省农村低保最低限定保障标准为3015元/人年。

        当事男子:
        去村委会要独生子女费没人理

        昨日记者在蓝田县益康精神病医院见到了史增军。躺在病床上的他,右腿缠着厚厚的纱布。此时他情绪稳定,和记者聊了起来。

        “平时在西安张家堡劳务市场上找零工,自己也没什么本事,就在工地当小工,去年挣了一万多块钱。”史增军说,“可这钱不敢乱花呀,娃娃上高一,得供孩子上学。要是娃考上大学了还不得很多钱呀。”鹏鹏期终考试是班里的第二名。也正是因为史增军希望孩子通过学习改变命运,才不舍得把打工一年来挣的钱,在过年期间大鱼大肉地花掉。

        “也就花了几百块钱买了个电视机,想着过年呢,能和孩子一起看看电视。而且平时孩子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史增军说。“本来我想申请低保户,政府给我家补贴一些,后来村干部说我条件不够。”史增军说,那些拿低保的其实没他家穷,其他人好歹还有亲戚朋友帮衬,而他只能和孩子相依为命。“我见村里给低保户发过年慰问品了,我条件不够我也不说啥。”

        “腊月二十八还是二十九,我问村里要我的独生子女费,这个我够条件吧。可村干部没人搭理,也不解释,也不给钱。”史增军说,如果这钱给他了,他想和孩子好好地过个春节,好歹也弄点肉吃,买点糖吃。他觉得挺亏欠自己孩子的。

        “大年初一,我就把村委会给砸了。我想让镇上领导来,给我评评理。”史增军说,他也听到民警鸣枪警告了,但就是气不过,并没有听从警告。

        据记者了解,目前蓝田县公安局以寻衅滋事调查处理此事。

来源:中华网/华商报




点击此处关注“千墨微生活”
 
(
微信公众号:qmysgzs)


欢迎赐稿,共同交流!
联系邮箱:heb_qm@163.com

电话:0311-87028908;微信号:heb050051


点击此处浏览千墨微网站


点击此处进入千墨艺术网



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千墨微生活

        【免责声明】网络虚拟,信息请甄别。本网部分文字和图片转载于互联网或其他微信平台,旨在传播更多信息,内容仅供参考,不确保文章的真实性。因编辑需要,部分文章图文无关。如有不妥请告知,本网将及时删除。联系邮箱:heb_qm@163.com。电话:0311-87028908。

往期回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