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美文欣赏】拜年那些事儿

17-02-02
当代之声
微信号:iddnews


(图片转自网络)


        小时候,最高兴的日子就是过年。过年可以得到爸爸买的鞭炮,穿上妈妈做的新衣。可以吃上爸爸炖的香猪肉,品尝妈妈炸的面丸子。最重要的是过年不用写作业,可以拿着爸爸做的洋火枪和小伙伴们满村乱跑,直跑得通身透汗。拜年是中国民间的传统习俗,是人们辞旧迎新、相互表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小时候,我们这里有个习俗,大年初一要挨家拜年。关系好的加深感情,关系紧张的缓和矛盾。所以,对人们来说,年初一的大拜年就显得非常重要。每年的初一天不亮,我们兄弟三人就在父亲的带领下从村子一头拜起,一户不落。每到一家,父亲便大声招呼“叔叔婶子大娘大爷,给您老拜年了”。被叫到的长辈,则面带微笑说着“免了免了”,但早已侧立一旁两手相握做接受状。我们就跪下咚咚磕头。


        最隆重也让每个男人最怵头的是去丈人门上拜年。在农村,新姑爷第一年拜年要由本家的长辈领着,手里拎着褥子,到媳妇的大爷大娘、叔叔婶婶家里去拜年。每到一家,先把褥子铺好,然后再毕恭毕敬地称呼着,郑重地跪地磕头。新姑爷第一次拜年,后面会跟着许多看热闹的邻居。如果头磕得不规矩,或是样子滑稽是会遭人耻笑的。因此,很多新姑爷都会在家里反复练上多次,才不至于出丑,让媳妇和丈人不高兴。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也许是人们厌倦了旧有的习俗,也许是受到新时尚的影响,拜年的习俗有了改变。每年的初一,大家不再各家各户挨门拜年,而是由村里组织,初一八点全都到村办公室门前集体拜年,就像中央搞的团拜。那时,大家一见面就拱手作揖,互致新年问候。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进行完了集体拜年,村民就开始把村里的锣鼓抬出来,咚锵咚锵地敲出一片欢庆。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拜年的方式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现在,农村很少有拜年时咚咚磕头的了,即使是去丈人家也只是礼节性地走走,说些拜年的客套话。在外地打工或工作不能回家过年的,大年初一用手机给家里的亲人拜年。朋友之间发发短信,互致新春问候。还有些新潮的年轻人用电子邮件或QQ发送春节祝福贺卡。贺卡上那丰富多彩的图片给春节增添了许多喜庆气氛。

        拜年形式的不断变化,彰显的是社会的进步和时代的发展。也许到了下个世纪,拜年磕头会成为一种古老的习俗被载入民俗史册,变成一种亘古的怀念。
 
 
作者:刘国文
来源:河北工人报





点击此处关注“千墨微生活”
 
(
微信公众号:qmysgzs)


欢迎赐稿,共同交流!
联系邮箱:heb_qm@163.com

电话:0311-87028908;微信号:heb050051


点击此处浏览千墨微网站


点击此处进入千墨艺术网



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千墨微生活


往期回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