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神枪手迪克》精彩文摘:父亲与希特勒

19-07-22
当代之声
微信号:iddnews


        本文摘自《神枪手迪克》,作者:【美】库尔特·冯内古特,译者:刘韶馨,四川文艺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酷威文化出品。


        父亲带着他在米德兰作的几幅画去了美术研究院。我曾仔细观察过一些他年少时期的画作,他总是不自觉地把一切都画得像水泥似的,一位身着水泥质地裙子的泥制女人正在遛一条泥制的狗、一群水泥做的牛、放在窗前的用泥碗装的泥水果,窗帘也是水泥做的……

        一位教授将作品归还于他,并表示他的作品十分可笑。同时,办公室内还站着另一位穿得破破烂烂的年轻人,也得到了相同的评价。
        他的名字是阿道夫·希特勒,从布劳瑙来,是奥地利本地人。

        父亲十分恼火,当场就和教授吵了起来。他让教授给他看几幅希特勒的作品,并要求教授在场旁观。父亲从这些作品中随意挑了一件,当场买下,金额可能比教授一个月甚至几个月赚的工资还要多。然而就在一小时前,希特勒为了能吃上东西,在寒冬将至的日子里,卖掉了自己的大衣。因此,如果不是我父亲高价收买他的作品,希特勒很可能在1910年死于肺炎或营养不良。
        父亲和希特勒结伴走了一段,相互安慰相互打趣,一起嘲讽那些拒绝了他们的艺术院校。我知道他们两个人曾有过几次长途漫步,也从母亲那里听说过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当我长到一定年龄,开始好奇父亲的过去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呼之欲出,他和希特勒的友谊成了大麻烦。
        试想一下,我父亲本可以掐死这个二十世纪最可怕的恶魔,或者让他饿死、冻死,但是他却成了他的知心好友。
        这就是我憎恶生活的主要理由:人生在世,要犯几个弥天大错太容易了。

        父亲虽然一直宣扬自己就读于一所历史悠久、首屈一指的欧洲大学,但他其实只有高中文凭。不过虽然他读书少,但他给人上历史、种族、生物、艺术或政治课完全没问题,能滔滔不绝地讲好几小时。
        基本上他所有的观点都来源于一战前他在维也纳认识的那帮酒肉朋友,是他们的教育(不论正确与否)构建起了父亲的知识体系。
        这帮朋友当然包括了希特勒。

        1933年,我一岁的时候,阿道夫·希特勒成为德国元首。自1914年就未曾见过他的我的父亲向他送上了最诚心的祝贺,并把他的水彩画《维也纳的方济会教堂》作为礼物寄给了他。
        希特勒十分高兴。他表示曾和父亲度过一段很美好的日子,并以个人的名义邀请父亲去德国做客,观摩一下他希望能延续千年的新型社会秩序。
        1934年,父母带着九岁的费力克斯去德国待了六个月,把我撂给了佣人。那时候我才两岁。
        我在母亲的剪贴簿里看过他们那时候的照片,在《米德兰城市号角观察报》的旧报纸里也看到过。照片中母亲穿着裹身裙,父亲穿着皮短裤和及膝长袜,费力克斯穿着土黄色制服、系着武装带,戴着一个臂章,上面印着纳粹党的“卍”字记号和希特勒青年团的匕首标志。报纸上说我的这些亲人一回家,就把希特勒送他的礼物挂在风向标的横轴上。那是一面和床单一样大的纳粹旗,是他最喜欢的礼物。
        在此再次声明: 1934年距离二战爆发还有很久呢(如果五年算很久的话)。因此那时候在米德兰市挂一面纳粹旗就和挂一面希腊国旗、爱尔兰国旗、美联邦国旗一样,并不会让人反感。母亲说,当时挂那面旗就是为了好玩。但是高傲的街坊四邻对我们一家都非常嫉妒,因为米德兰市没有谁能跟一国元首保持这么友好的关系。

        母亲说,父亲在德国受到了极大的震动,思想上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有了新的人生方向。他已经无法满足于做艺术家了,他想成为一名教师、一位政治活动家。他认为在德国建立起的新社会秩序能够拯救这个混乱的世界,希望美国也能建立这样的秩序,而他会成为美国的新闻发言人。
        于是接下来的两年多里,父亲走遍了美国中西部地区,到处宣传德国的新秩序、播放相关的电影和幻灯片。他给别人讲有关希特勒的暖心故事、解释他的贵贱人种理论:一个纯种犹太人是低贱的,一个纯种德国人是高贵的;波兰人和黑人交配,自然是得到一个娱乐他人的劳工。
        这真的是太糟糕了。

        后来他们把纳粹旗撤掉了,父亲也不再出去巡讲。甚至连联邦调查局都来了,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他受雇于外国政权的特工。父亲的伴郎约翰·福均也不再跟他说话了,还在镇上到处说父亲是危险的傻子。这些父亲都知道。
        父亲也确实是。
        还好费力克斯在初中经历的那些我没经历过。那时候费力克斯带客人回家,父亲要对他们说“希特勒万岁”,他们也必须回应“希特勒万岁”,父亲对此乐此不疲。
        我还没到能邀请客人去家里做客的年纪,父亲就已经不再跟任何人提希特勒了。他已经深刻认识到,希特勒和他在德国建立的新秩序使得人们的愤怒与日俱增,最好找点别的话题聊。

        哦对了,那段时间他带头收废铁,并兼任防空袭管理员。他还协助美国陆军部完成了一份希特勒的人格剖析图。如今他评价希特勒是一位精明的变态杀人狂。


【千墨艺术网2019年7月22日消息】


往期回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