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美文欣赏:《金陵晚望——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

18-12-19
当代之声
微信号:iddnews

选自:《每天一首古诗词2

作者:云葭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品:酷威文化

 

曾伴浮云归晚翠,犹陪落日泛秋声。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高蟾《金陵晚望》

 

“一片伤心画不成”应该算是高蟾最出名的诗句了。

心有忧伤时,尤其是如林黛玉一般敏感纤细的女子,最容易这般哀叹。我眼角凝结的哀愁,是你毫下生花的笔墨永远无法触及的角落。纵丹青再好,伤心难画成。然韦庄却站出来跟高蟾唱了句反调,高蟾谓伤心难画,他却偏偏说,谁说伤心是画不成的,我就见过画伤心!

 

金陵图 

 

谁谓伤心画不成,画人心逐世人情。

君看六幅南朝事,老木寒云满故城。

 

说起韦庄,大家应该都知道他那首脍炙人口的《思帝乡》:“春日游,杏花吹满头。”他是晚唐词人,也经历过混乱的五代十国,《金陵图》是他的题画之诗。据说他看了六幅以南朝为内容的画,有感而发,才作了这么一首诗。从第一句“谁谓伤心画不成”就能看出,他这首诗是在和高蟾的《金陵晚望》“叫板”。

六朝金粉,靡丽繁华。有淝水一战惊天,兰亭笔墨生香,乌衣王谢留名,石崇王恺争富,竹林七贤齐辉,俊男靓女荟萃,才子才女扎堆……可以说,六朝是历史上十分绚烂的一段时期,故谓之六朝金粉。可就是这么绚烂多彩的六朝,终还是毁于一旦,在历史的尘埃中呻吟,瑰丽不再,往昔难寻。

不过画金陵图的这位画家并没有把侧重点放在金陵城的繁华之上,反而在画中加了很多凄冷的元素,比如老树,比如寒云,看着就像危城一般。这六幅画所反映的金陵和流传下来那些描写金陵繁华靡丽的诗词截然相反,没有一点六朝金粉的味道,使人望之生愁,心有忧伤。

韦庄在看完这组画之后,也有了伤心之感。想起高蟾的“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他瞬间觉得,其实不然,伤心也是可以画出来的啊,自己所看到的不正是画中的伤心吗?

画金陵图的这位画家,历史上并没有留下他的名号,既然他的画能推翻高蟾的“伤心画不成”之论,一定是位很有观察力并且很有想法的画手。历史上的金陵,众说纷纭,世人记住的,多是她的声色犬马,粉黛笙箫,画者却独独从她的另一面入手,挖掘世人所忽略的片段。

与艳丽光线的六朝金粉相比,画中落寞凄冷的景象,无不令人想起六朝的湮灭,再绚烂,也是过往,再繁华,也是曾经,她最终还是被光阴带走了。这颓然惆怅的心情,难道不正是画中的“伤心”所致吗?

高蟾生活的年代在韦庄之前,韦庄也是看见六幅金陵图后,继而联想到高蟾的诗,才会留此诗作。试想,若他们是同一时代的人,没准还会来一场辩论会,正方谓,伤心难画,反方曰,伤心可画,然后叫上一帮同混迹于文坛的亲朋好友充当二辩三辩,最好是来个以诗辩论,这样一来我们这些后人可就有福啦。

再来看高蟾的这首诗。“一片伤心画不成”是很伤感很无奈的句子,但上联“曾伴浮云归晚翠,又陪落日泛秋声”却很美,丝毫未提及伤心事。

那是在一个秋天的傍晚,浮云漫天,落日余晖斜照,洒在浮云之间,放眼望去,天际一抹红,高蟾登上城头,望着落日余晖,突然就伤感起来,他这么易伤感,本来很美的浮云和落日也跟着变沧桑了。金陵这座六朝古都,留下了多少古今之事。世间丹青妙笔者无数,画夕阳之沧桑、浮云之落寞容易,想要把他心中的伤心画进去就难啦。彼时世间还没有韦庄这个人,高蟾认为伤心难画,也没人出来反驳他。以至于到后来,人一伤感就会想起他的这句诗。

发表一下我的个人看法,高蟾说的不无道理,但我还是比较倾向于韦庄。伤心不能直接画,却可以在画中融入伤心啊。女子对镜悲白发,红颜易老是伤心;十里长亭送亲友,折柳惜别是伤心;清明坟头除杂草,天人永隔是伤心;郊外路边望黍离,故国不在是伤心……画了这些,虽不是直白的伤心,但怎能叫人看不出伤心?

世间丹心无数人,若是有心,亦可画伤心。

【千墨艺术网2018年12月19日消息】

点击此处关注“千墨微生活”


电话:0311-80760368;微信号:heb050051


点击此处浏览千墨微网站


点击此处进入千墨艺术网



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千墨微生活


往期回顾
返回顶部